GIA发布2019回顾:钻石贸易开始复苏,珠宝零售后期开春,拍卖会亮点不凡

2020-01-02来源:互联网

  2019年,由于供应过剩和信贷紧缩,全球钻石行业持续萎缩,但各大拍卖行仍有非凡拍品登上头条。尽管受到中美贸易战的冲击,但全球经济依然相当强劲,零售珠宝销售也依然强势。

  2018年美国假日季虽然可堪称赞,但2019年成品钻石和原石库存却在持续升高,导致两者价格疲软,戴比尔斯和阿尔罗萨两大钻石生产商销售额削减约25%。此外,南非钻石开采公司Petra Resources的一项调查显示,原石价格平均下跌约15%,今年下半年的跌势尤为明显。

  价格和行业利润未有改善,因此,行业主要贷款机构荷兰银行(ABN AMRO Bank)宣布将不再为无法盈利的原石提供采购资金,这将包括五克拉以下大部分尺寸和品质的钻石原石。

  荷兰银行的限制条件非常严格。它对“盈利”销售的定义为,“在不考虑信贷条件的情况下,购买钻石原石后能尽快售出,获得实际销售利润”。该银行还表示,希望使用原石购买信贷工具的客户需要根据具体情况提出申请。

  到11月,行业信贷总额约为80亿美元,略高于三年前的一半,比2013年的峰值低100亿美元。

  戴比尔斯和阿尔罗萨(约占钻石原石市场产量和价值的三分之二)公布,今年前三个季度的原石销量已下跌约25%。第三大生产商 Rio Tinto(力拓)同期原石销量下降15%以上,并且该公司钻石部门公布上半年已亏损。11月,生产商表示,随着钻石制造商需求回升,供应形势正在回春。

  相比 2018 年1.48亿克拉的总产量,今年的钻石总产量可能会减少约800万克拉。

  珠宝零售

  美国商务部数字显示,美国手表和珠宝销售量一月开年收入下降 0.7%,上半年相较 2018 年仍略为落后 。但第三季度需求呈上扬态势,9 月比 2018 年同期增长 6%。

  Signet集团(Kay Jewelers、Zale 和 Jared为旗下子公司)公布,经历了今年年初的寒冬之后,第三季度同店销售额上升了2.1%。在线销售额上升11%。此外,因中国产品关税增加,Signet正计划将从中国供应商处购买的珠宝减少50%。

  Tiffany & Co.(目前正被法国奢侈品集团 LVMH 收购)公布本季度销售持平,原因是美国旅客减少导致纽约旗舰店业务下降,而香港的骚乱也导致顾客无法前往商业区采购。

  在大中华区,从6月份开始的香港抗议活动大幅削减了营业收入。区内最大的珠宝零售商周大福公布,截至9月30日的6个月内,其香港总销售额下跌20%,同店下跌28%。同期内地同店销售额则增长了1.9%。

  在印度,卢比贬值也降低了零售业对钻石和黄金的需求。

  拍卖会

  2019年拍卖季可分为泾渭分明的两个阶段:春季拍卖会重在历史和设计,秋季拍卖会则见证了大型钻石和罕见彩色钻石的回归,而这些都是过去几年各大拍卖行的主要拍品。

  春季拍卖会上,拍卖品和超大顶级彩色钻石数量较此前均有所减少,价格较几年前的创纪录高价也有所回落。拍卖公司高管立即指出,市场对优质宝石和珠宝的需求依然强劲,特别是有历史意义的宝石和珠宝。

  在4月的纽约拍卖会上,没有任何超过5克拉的顶级彩色钻石(尤其是粉红色和蓝色)或超过25克拉的D级无瑕钻石。佳士得国际珠宝总监Rahul Kadakia(拉胡尔·卡达基亚)称,这“反映了现今的市场。”此外,很大比例的拍品来自遗产,而非经销商。

  当主要宝石的市场需求走弱时,拍卖行必须更加谨慎地策划拍卖品,选择更小的优质宝石、更经典的具有特定时期“标记”的珠宝以及更多遗产宝石。Kadakia(卡达基亚)表示,价格通常没有经销商说的那么高昂。

  因此,春季拍卖季的亮点是佳士得五月拍卖会上的阿勒萨尼珍藏系列(Al-Thani Collection)大君与莫卧儿珍藏(Maharajas & Mughal Magnificence)珠宝。

  莫卧儿最著名统治者沙·贾汗(1628 年至 1658 年在位)的几件珠宝竞拍极其激烈。一颗沙·贾汗的精雕祖母绿,重30.60克拉,采自哥伦比亚,售价555,000美元;而他1643或1644年的精雕尖晶石和珐琅海豹戒指则拍得了795,000美元。贾汗的白色硬玉短剑,是拍卖会上倒数第二件拍品,售价340万美元,创下了沙·贾汗珠宝的最高纪录。

微信图片_20200102114052.jpg

  佳士得五月“大君与莫卧儿珍藏”拍卖会 (Maharajas & Mughal Magnificence Auction) 上最贵的拍品来自卡地亚,一枚美好时代的 Devant-de-Corsage 钻石胸针,以 1060 万美元成交。照片由佳士得友情提供

  本次拍卖会最贵的拍品来自卡地亚,是一枚美好时代的Devant-de-Corsage钻石胸针,以1060万美元成交。这枚胸针包含几颗大型戈尔康达钻石,是1912年为戴比尔斯的创始人之一Solly Joel而制。胸针中最大的一颗钻石重34.08克拉、E VVS1级、Ia型、梨形;其他依次为23.55克拉、D VVS2级、椭圆形(有潜力达到无瑕级)、IIa 型;6.61克拉、D VS1级、IIa 型、马眼形;3.54 克拉、E VS1级、I 型、心形。这些钻石均由GIA负责分级鉴定。

  凯瑟琳大帝的祖母绿250多年前开采于哥伦比亚,5月15日在佳士得的日内瓦拍卖会上以430万美元的价格成交,超出其最高估价近100万美元。这颗祖母绿最初为俄国女皇凯瑟琳大帝在 1790 年前后所得,当时重107克拉,采用正方形切工,后来在俄国皇室代代相传,直到1920年。1954年,这颗祖母绿被重新切磨,去除了其中的内含物。

  5月15日佳士得的日内瓦拍卖会中,最受关注的拍卖品无疑是独一无二的:俄国弗拉基米尔大公夫人的皇室祖母绿,原本属于女皇凯瑟琳大帝。

  这颗祖母绿历史悠久,最初由凯瑟琳大帝在18世纪末所得,当时重107.67克拉,采用正方形切工。女皇驾崩后,这颗祖母绿一直在俄国皇室代代相传,直到1927年,Cartier(卡地亚)将其买下。为去除其大部分裂痕和内含物,Cartier(卡地亚)将它切磨成了75.63克拉的梨形,然后在1954年卖给了John D. Rockefeller Jr(小约翰·戴维森·洛克菲勒)。

  佳士得专家在拍卖目录中列出的预估价格为230万至350万美元。竞拍结束后,一位匿名私人买家以430万美元买下了这颗祖母绿,为其历史价值增加约100万美元。

  秋季,顶级珠宝市场需求和价格开始走强。

  11月12日佳士得日内瓦拍卖会的件数成交率为93%,金额成交率为88%。此次拍卖会成交价最高的拍品是来自伦敦珠宝商穆萨耶夫(Mussieff)的一颗经GIA分级的7.03克拉深彩蓝钻石,该钻石是全场最高成交价拍品,拍出1160万美元(克拉价165万美元)高价,处于拍前估价范围内。

  其他售出的大型宝石包括:

  一颗经 GIA 分级为颜色等级 D,内无瑕级净度的 46.93 克拉梯级切工垫型形状钻石,以 310 万美元(克拉价 66,800 美元)的价格售出,略低于拍前估价。

  一颗经 GIA 分级为颜色等级 D,VVS 净度的 25.2 克拉长方形切工钻石,以 253 万美元(克拉价 100,595 美元)的价格售出。

  一颗 42.97 克拉的缅甸八边形切工蓝宝石,以 250 万美元(克拉价 59,000 美元)的价格售出。

  一颗 13.53 克拉的哥伦比亚祖母绿,以近 110 万美元的价格售出,克拉价高达 91,575 美元。

微信图片_20200102114108.jpg

  GIA 校友Anna Hu(胡茵菲)的敦煌琵琶项链在苏富比10月7日的香港拍卖会上以580万美元的价格售出。这款项链以100.02ct垫形切工浓彩黄色钻石为主石,形状模仿中国乐器敦煌琵琶,并饰以各种形状及明亮式切工的钻石,以18K白金及黄金打造而成。这款琵琶项链可分拆作为吊坠或胸针佩戴

  此外,GIA 校友 Anna Hu(胡茵菲)设计的一款珠宝亮相苏富比,在苏富比拍卖行 10 月 7 日香港拍卖会上以 580 万美元的价格拍出。这款项链镶嵌有 GIA 分级的 100 克拉浓彩黄色钻石,形状模仿敦煌琵琶,这种中国传统的四弦乐器出现在敦煌的一副古代壁画中。

  5月14日,在苏富比的日内瓦拍卖会上,一颗D级无瑕大钻石(36.57 克拉)售价约为500万美元(每克拉136,000 美元),但拍卖会上成交的大都是特定时期的珠宝,例如Beaumont necklace(博蒙项链)。这是一条镶嵌着祖母绿和钻石的梵克雅宝装饰艺术(Art Deco) 风格项链,以 360 万美元的价格成交,比预估价格高出约20%。

微信图片_20200102114112.jpg

  Beaumont Necklace(博蒙项链)是一条镶嵌着祖母绿和钻石的装饰艺术 (Art Deco) 风格项链,制作于1935年左右,据说是梵克雅宝为美国名媛收藏家Hélène Beaumont(爱莲·博蒙)量身定制的,5月14日在苏富比的日内瓦拍卖会上以 360 万美元的价格售出。由苏富比友情提供

  钻石跟踪

微信图片_20200102114116.jpg

  JCK拉斯维加斯六月的珠宝展上提供了多项新的钻石原产地跟踪服务。除GIA钻石原产地鉴定证书外,戴比尔斯和阿罗沙推出了自己的“从矿场到市场”钻石全程跟踪服务;首次推出了库利南钻石证书,作为跟踪以前开采的高价值钻石的鉴定系统;Sarine 提供了一项服务,介绍钻石切磨过程的进展情况。

  实验室制造钻石

  实验室制造钻石的市场仍在扩大。在拉斯维加斯 JCK 珠宝展上,有约 50 家公司展示实验室制造钻石,这一数字较去年大幅上升,但价格明显走低,约为同等质量天然钻石的 30% 到 40%。这引发了对市场走向的激烈猜测。

  Bain & Co等预测机构预测,实验室制造钻石将在5年内占到销售额的15%至20%,而今年就可能朝这一目标迈出一大步。分析师估计,今年将生产约200万克拉实验室制造钻石。因各公司并不公布销售额,故无法得知其中有多少到了消费者手中。

  相比之下,今年售出的超过1.4亿克拉天然钻石原石估计可生产2500万至3000万克拉天然成品钻石。(计算时要注意所开采的原石大约有50%到55%用于工业,剩余的7000万克拉的平均产量则降至35%到40%。)